元葵资产年度展望 | 打开2020年投资市场的十个视角

      “面对市场,有人看见波动,有人看见周期、有人看见价值。投资理念决定了我们看见什么,认知水平决定了我们看见多少。”

——元葵资产 施振星

 

(一)

      中国经济总量增速将在趋缓的斜率中继续寻底。总量增速的下行意味着传统部门渐入存量时代,只有具备行业整合能力的企业可以胜出,资产的重要性远超赛道。但另一方面,新兴部门遵循着自身的产业周期快速发展,是优质赛道选择的温床。

 

      可以看到,中国经济增长中消费的推动力已经越来越重要,高端化、创新型的部门正在快速崛起,高质量增长的经济发展模式意味着这两大板块正是挖掘成长性资产最重要的结构性方向。前者是寻找线性增长的主战场,后者则可能带来非线性爆发的意外之喜。

 

 

(二)

      货币政策将更加积极灵活,财政政策空间有限。猪肉价格将随着养殖行业的复产逐渐回落,结构性通胀因素的缓解使得货币政策的进一步宽松失去掣肘,价格和数量工具将同时使用,无风险收益率还将继续下行,推动股票和债券的估值继续提升。

 

      从政策意图上看,央行的目的在于引导全社会融资成本下降,从供给端释放企业盈利增长的空间,这将尤其有利于高负债企业的估值修复。财政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将受限于地方政府债务以及收支不匹配的问题,基建投资增速回升的持续性存疑,对经济增长和产业链上工业品需求的拉动时间难以长久。

 

 

(三)

      改革的进程由内激发权益市场的长期配置价值,开放的步伐自外加速优质资产的创新和升级。“房住不炒”和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实施,有利于打破全社会的刚兑信仰,引导居民中长期的资产配置向权益市场转变。政府发布“民企新28条”,对改善内部营商环境具有积极意义,有助于激发企业家精神和创新活力,为权益市场创造更多优质的资产。

 

      设立科创板、推进注册制改革以及放松再融资限制,将极大提升资本市场的活跃度,吸引更多的社会财富投入到权益资产中。加大开放力度、增加外商有效投资,可以引入全球优秀的竞争者和产品服务供给,将加快推动消费和制造业升级,释放内生的需求增长。

 

      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建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通过“鲶鱼效应”,倒逼企业加大技术投入,将有效改变中国汽车工业大而不强的现状;同时,优质的产品供给,也有利于完成消费者教育,加速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渗透。

 

 

(四)

      中美针对贸易问题短期协议的达成并不改变双方的长期竞争关系,对中国是风险更是机遇。中美双方达成贸易协议,缓解了企业和居民对不确定性的悲观预期,短期改善出口对国内经济的负面影响,有利于相关行业和产业链的盈利复苏。但协议并未真正落地,突发事件仍可能对市场形成悲观打击,美国总统大选后美方的政策取向也难言乐观。在“修昔底德陷阱”下,美国针对中国的遏制措施已脱离贸易本身,中美之间在技术、金融、地缘政治等方面的关系都是长期风险的来源。

 

      有利的方面是,2018年美国正式发动贸易战以来,中国企业布局海外产能的速度明显加快,中美关系的改变反而成为了加速中国企业走出国门、打破成长天花板、并向国际化企业转型的催化剂。

 

      此外,国内明显加快了对核心技术领域自主可控的投入,一批有技术和人才优势的企业获得了空前的发展机遇。这两方面,无论对中国企业、还是资本市场的投资者而言,都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五)

      经济景气度企稳回升,工业品需求弱改善,权益市场将受益于企业盈利增长的修复。国内逆周期调节的效果初步显现,居民可选消费需求逐渐回升,海外经济改善也将提振出口贸易,工业企业将在需求的温和复苏中进行主动补库的行为。基建投资增速的小幅提高对传统工业品需求形成一定支撑,但房地产新开工的边际下滑将部分抵消这一有利因素,供给增速的差异将很大程度上决定工业品种间的价格分化。

 

      工业企业的盈利增速变化与经济景气度的关联度高,产成品价格回升和补库行为分别从价和量上推动企业利润改善,融资成本的下降将进一步提升改善水平,盈利增长将取代估值提升成为权益市场未来一段时期的核心驱动因素。

 

 

(六)

      房地产销售和融资限制不会大面积放松,龙头集中、竣工周期和物业管理是房地产产业链投资的核心逻辑。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房地产企业面临的来自于政策端的压力难以减轻。限购和限融制约了大多数房地产企业筹措资金的能力,进而传导至企业拿地和新开工的减少上。

 

      这意味着,一方面地产投资前端的工业品(如螺纹钢等)需求将出现弱化,另一方面只有大房企才有资源和实力拓展业务,龙头集中的趋势将得到延续。竣工周期的回升是未来两年房地产领域最明显的趋势,这对于房地产产业链后端的投资和消费产生积极影响,对后周期链条上的工业品(如玻璃、铜等)和消费品(如家电、家居等)的需求有较为明显的拉动作用。

 

      此外,国内庞大的存量和仍然可观的新增地产项目,创造了巨大且可持续的物业管理需求,是一片可供深度挖掘投资的蓝海市场。

 

 

(七)

      周期性制造业将经历一次估值修复,打折的优质资产是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市场往往担心经济下行中周期性企业的盈利迅速恶化,形成“低估值陷阱”,为优质资产创造了打折的机会。随着企业盈利在经济景气度上行的修复,这种担忧将大大缓解,为估值修复创造条件。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经济波动的收敛与行业竞争格局的优化,优秀企业的盈利增速波动下降,盈利能力提升,现金流更为稳定;部分企业产能的释放还将带来量的增长空间,具备实现“戴维斯双击”的潜力。

 

 

 

(八)

 

      5G和新能源逐步迈入高速成长期,中国企业的领先优势将创造巨大的投资价值。5G的基础设施投资渐入高峰,后端的电子设备和软件及物联网应用需求,将随着基础设施投资的完善逐次展开。新能源领域中,光伏和风电全球平价上网的时代渐行渐近,全球龙头厂商纷纷开始推出有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产品,真正的市场化需求的大门已经敞开,成长投资的最佳时机将至。

 

      更为重要的是,在工程师红利的助推下,中国企业走在了5G和新能源这两个领域的全球前列,完整的产业链配套正在中国形成或掌握在中国企业手中,对于国内的投资人而言是不可错失的巨大投资机会。

 

 

(九)

      中国互联网行业新的巨头正在崛起,流量深耕下,新巨头们通过横向扩张或垂直赋能率先颠覆细分领域的竞争格局,“大”时代和“泛”时代真正来临。随着互联网原住民的“Z时代”逐渐步入社会,互联网各细分领域的ARPU值将进入快速增长期,流量深耕的经济意义成倍放大。大数据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使得互联网企业同时精准把握大众需求和圈层需求成为可能。

 

      抓住核心大众需求或圈层的企业,一方面可以通过拓展近似的需求或圈层,积累新的学习曲线,进而螺旋发展;另一方面可以利用用户数据向上游赋能输出,创造更精准符合需求的产品提高用户粘性和经济价值。

 

      过去两年,我们看到在本地生活、文化娱乐、电子商务等领域曾经的细分龙头企业已经主动出击,他们中或许就将走出新的互联网巨头,为其投资者创造丰厚的财富。

 

 

(十)

      中国股市的估值具备较大的比价优势,长期看有系统性提升的空间。无论是全球主要股票市场间的对比,还是国内股债间的大类资产对比,中国股市都处于价值洼地,2020年的中国股市有望继续领跑全球主要市场。而H股市场的估值优势更加明显,相较于A股市场具备创造超额收益的机会。

 

      从长期的维度看,以蓝筹为代表的沪深300指数的估值水平将上行至一个新的台阶,当前对应的自2011年以来建立的估值中枢将成为未来的底部区域。无风险收益率长期的下行、龙头企业盈利稳定性的提升、以及长期机构投资者话语权的增强,将成为这一过程的核心推动力。

 

 
 
2020年1月9日 14:15
老少配bbw,未满十八岁禁止入内,一级毛片在线播放,人善交vide欧美 网站地图